【日膠原蛋白】村田忠禧
  在關於尖閣列島(即釣魚島)的領有權問題上,既然日中兩國政府的主張是對立的,那就證明,存在領土問題是客觀事實。兩國政府除了通過對話尋有巢氏房屋求解決之外,別無選擇。
  為了推進對話,就需要一個一太平洋房屋個剔除障礙,創造適合實現對話所需要的環境。雙方相關部門就萬一發生不測時的處理方法達成協議,確認雙方都擁有和平解決事態的意志,而不試圖讓事態惡化。領導人應拿出智慧和勇氣來實現對話,停止“面子”之爭。領土問題並未停止在政府間的爭執,也把一般國民卷入其中,使得雙方對對方國民感情惡化,厭惡感增加。
  談到領土問題,人們很容易地就變身成“愛國者”。不論古今中外都盛行“寸土必爭”這種強硬論,成為煽動對對方的敵對情緒的口實。我們必須從領土的“汽車貸款魔力”下解放出來,以冷靜、客觀的態度看待問題,培養靈活分析的智慧和能力。這件事,既容易,又困難。重要的是,不把本國的觀點視為絕對,而要傾聽對方的想法、主張,通過“對話”加強相互的信任關係,探尋友好、和平解決的辦法。
  民間蒸烤箱交流是防止對立激化的重要緩衝劑、實現和解的促進劑。中斷民間交流是錯誤的。在民間交流時,對於政府間存在爭執的問題,不要求達成一致意見。不能把對於領土問題的認識和態度作為實施民間交流的衡量標準。
  不同國家有不同理解理所當然,但對話要求傾聽對方主張的謙虛態度,需要進行真摯、平等、冷靜、謙虛的對話。在進行當今時代人與人的“對話”的同時,還需要與過去面對面地“對話”。
  對過去的認識是通過教育和傳承進行的,因此,不同國家和民族要實現對歷史認識的共有化,不是簡單地能實現的。日中之間,過去存在侵略、被侵略的歷史,所以不可能用普通的辦法達成認識的共有化,需要雙方不懈地、踏踏實實地努力。
  作為實現在領土問題上的認識共有化的第一步,首先應該實現事實的共有化。沒有事實基礎上的認識共有化是海市蜃樓。現實情況是,人的習性是願意承認對本國有利的事實,因此,即便是同一事件,根據觀察的角度、重視的角度不同,看到的事實也不同,這也是現實情況。不能拒絕不同的觀點。現實是複雜的,因此,多角度觀察是重要的。
  今年是日中恢復邦交41周年,和平友好條約締結35周年。日本的《信息公開法》和中國的《檔案法》所規定的公開期限原則上都是30年。石井明等編《記錄與考證:日中邦交正常化、日中和平友好條約簽訂交涉》(2003年),書中收錄許多珍貴的資料和證言,表明日本外務省在公開資料時有意隱瞞了部分內容,即關於所謂擱置尖閣列島(即釣魚島)問題的部分。矢吹晉著書《尖閣問題的核心》(2013年)闡明瞭外務省有意篡改記錄的事實。
  在中國方面,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有田桓主編《戰後中日關係文獻集》(1971-1995),編入的文獻大半都是新華社和《人民日報》的報道,基本沒有收錄日本方面公開的外交記錄。之後,在中國是否公開過關於中日邦交正常化交涉、和平友好條約交涉的文書,在我觀察,目前還沒有。41年前的文書已經不再是機密文書。根據《檔案法》應該公開了。日中關係不好的原因之一,與缺乏科學、客觀的視角考慮問題的氣氛有很大關係。
  具體的事實共有化工作指的是,歷史事實的共同挖掘、整理、翻譯、編輯資料集、公開成果、依據歷史事實共有化工作的成果進行共同歷史研究。做這些工作,需要時間和經費,確保並培養實際從事工作的人才也很重要。作為兩國政府的共同任務,應該提供援助基金,支援歷史事實共有化活動。這項工作不只是在日中之間進行,還應與韓國、朝鮮一道進行。
  安倍首相一邊在講“對話的大門隨時敞開著”,而實際上又主張“不存在領土問題”,因此,他的立場就是,在這個問題上,沒有對話的空間。
  作為解決方法,雖然我們沒有必要取消各自關於領土問題的主張,但作為日中和平、友好、合作、共同發展的象徵,簽訂協議,共同管理這些島嶼是最妥當的解決辦法。很明顯,對雙方來講,這是“妥協”。如果雙方通過妥協能獲得更大的利益、開拓光明的未來,那麼,這種妥協就應該被積極評價。要妥協,不可欠缺的是要建立相互信任的關係。讓我們一起積極開展各種活動來加強信任關係,註意不做任何傷害信任關係的行為。▲(作者是日本橫濱國立大學名譽教授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阿柑

oh52ohmst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